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尚勇 > 徐孟加们垮台了,但污染仍在继续!

徐孟加们垮台了,但污染仍在继续!

《人口困局》一书作者 李尚勇

 

20151月,雅安贪官徐孟加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 201510月,四川贪官李春城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201511月,四川贪官李崇禧获刑12年;……

这些贪官污吏在其任上,借发展地方经济、招商引资,将高耗能、高污染、高物耗企业(简称“三高企业”)引进边远山区(实际也就是藏在山中),他们因此从中分享“红利”,这包括能放到桌面上的“招商引资奖励”(若干个百分点),私下收受或索取的贿赂,以及几个百分点的企业“干股”。“徐孟加们”发财了,他们的亲戚子女、关系户发财了,但是,原本生态环境尚好的小山村却变成了污染重灾区,而更为严重的是,我国环境的“后备容量”被恶意透支了。

在雅安,贪官徐孟加就是这样干的!

他任雅安市委书记的7年(20062013年),正是雅安环境污染由量变到质变、最后彻底变坏的7年(目前,雅安的空气污染已经挤进全国第一梯队,水污染已致城市饮用水劣化为Ⅳ类“不能喝”)。在这7年中,他向上勾结上级贪官,向下勾结奸商,将一大批“三高企业”引进雅安各区县,对雅安今天水陆空立体污染格局的形成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如今,“徐孟加们”垮台了,但是这些小山村的高污染却仍然在继续!

两年前,因为考察生态种植环境,笔者意外了解到四川荥经县花滩镇的环境污染。日前,笔者前去考察,所见所闻,触目惊心。这是“徐孟加们”造孽的典型个案(见图1)。笔者以图片形式介绍如下:

1 高污染小山村的位置

笔者步行在那里的乡间小路上,能够感受到,过去,这里是一个美丽的小山村。该村所在山谷有一条发源于大相岭泥巴山麓的小河,村庄依山傍水,气候宜人,雨量充沛,物产丰富。(见图2

2这曾经是一个美丽的小山村

如今,该山谷大半河谷地带已被“徐孟加们”引进的高污染企业所霸占(见图3、图4、图5)。

3 高污染企业沿河修建、霸占了大半河谷地带

4 高污染企业之一

5 高污染企业之一

而沿山沟往南走,在几条向西的小山沟里,还有一些高污染企业“藏”得更“深”(见图1)。

最恶劣的是,高污染厂房与许多村民住房相距仅有几米远。在村庄道路两边,一边是厂房,另一边是村民住房(见图3、图6),有的甚至紧邻村民住房(图7)。

6 村道两边,一边是厂房,一边是村民住房

7 高污染企业紧邻村民住房

突然遭遇近在咫尺的高污染,当地村民怎么办?

早几年,他们找当地政府上访,但往往被抓,甚至被关押(“徐孟加们”动用政权力量保护自己的既得利益)。这两年已经没人上访,村民们看不到希望,只能默默忍受污染。

然而,这里的污染非常严重。据村民和村组干部介绍,聚集在该村的这些高耗能、高污染企业直接造成了土地、空气和水源污染。土地污染的直接后果是农产品品质下降,村民们吃得不安全;空气污染(浓烈气味和粉尘)最扰人,严重时令人“受不了”,这是村民们抱怨最多的;水污染虽然看不见,但令村民们最为担心。

笔者在工厂附近的桥上看到,河水清澈,感觉水不错。那是从高山上流下来的山涧溪水。但询问路过的村民,一个个直摇头,说早就没人“敢”喝这河里的水(见图8)。从山间好水到毒水,当地村民经历了怎样的磨难,笔者不得而知。

8 清澈河水暗藏“杀机”,无人敢饮用

河水不能喝,便有村民在屋外挖了水井。但没想到,井水也不能饮用,于是,只好购买净水器,自制饮用水。(见图9

9 村民自制饮用水

从青衣江水系来说,荥经县是上游。这些上游支流水系的严重污染,直接劣化了青衣江水质,这就是这几年青衣江雅安河段水质从Ⅱ类迅速劣化为Ⅳ类的主要原因之一。其它上游区县的粗放式经济增长,也带来同样的后果。青衣江中下游人群是上游一系列污染的直接受害人群。

笔者曾在《“生态城市”环境恶化说明什么?》一文中指出了地方粗放式经济增长的实质,现照录如下:

尽管宏观不振已经反映了粗放式增长“气数已尽”的现实,但在微观层面,它却象“臭豆腐”一样仍然被官方官员津津乐道。显然,这里的本质还是利益关系。粗略分析,粗放式增长(除开继续重复建设“摊大饼”不说,对于落后地区来说就是引进“三高企业”)的受益者有四,一是贪官,二是企业老板,三是地方财政,四是就业人口。贪官的“红利”和外地企业老板(多半是东部三高企业改头换面“混”过来)的利润显然与当地老百姓无关;而地方财政收入增长的受益人也主要是地方财政供养人口,这与当地非财政供养的普通老百姓基本无关。所以,就这三部分来说,普通老百姓难以受益。

就业人口问题最容易混淆视听,所以需要单独讨论。三高企业能够吸收当地少数劳动力就业这是事实,但问题是,当地就业受益人数与高污染受害人群完全不成比例(悬殊太大)。在数量非常有限的就业人口中,有一部分是失去土地的村民,这些村民的土地要不直接被企业占用,要不就是因企业污染而无法耕种。对于这部分村民来说,他们因为三高企业而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虽有一份微薄的收入,但是很无奈,因为,近距离的高污染将伴随他们终身,这显然不是他们愿意选择的生活。对于另外一部分就业者来说,虽然没有失去土地的不幸,但每天承受高污染,而且,水、空气、土地、食物都遭受污染,这实际上使他们的生活质量大为下降。这正是当地村民向笔者倾诉的主要问题,也是当地人一致反对三高企业的主要理由。

从雅安污染地受害人群的口中,笔者听到,某某“祸水”(三高企业)是省里、市里“谁谁谁”引过来的。

显然,这是一个公开秘密。老百姓心中有数。

(《民主与科学》2016年第1期,网址:http://lishangyong.blog.caixin.com/archives/141273

其实,将高污染企业“藏”在深山之中,污染水系源头,荥经县并不是“唯一”。笔者2015年在“5.12”震中区考察,就发现了暗藏在漩口镇山谷中的“一串”电子、电池高污染企业。岷江水系污染及严重影响成都平原饮用水安全的一系列重大隐患,就主要是由这一系列高污染企业所构成。(利用“Google 地球”,你可以发现很多“雪藏”深山的疑似高污染企业;而由化肥、杀虫剂、除草剂、激素、抗生素造成的农业面源污染也难辞其疚。)

中西部地区的“徐孟加们”为了一己或小集团私利,置江河水系源头和民族环境后备容量的生态安全于不顾,这应该引起人们的警惕!

更进一步,暗藏一己或小集团私利,置资源、环境约束于不顾,拼命追求中西部地区粗放式经济增长的疯狂,已经给民族生存带来现实威胁!

三农专家温铁军早几年说过,“我早就不认可所谓现代化了”(记者尼克:《温铁军 我早就不认可所谓现代化了》,《南方人物周刊》2008年第3期)。笔者这些年的研究结论,支持温铁军的这一判断。

中国的现代化之路已经出偏!

 

201674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