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尚勇 > 被误读的“意大利判决”

被误读的“意大利判决”

2012年10月22日,意大利地方法院判处6名地震科学家及1名地震部门政府官员有罪,理由是,他们在大地震前“辟谣”,误导民众,使其错失避险机会。

“意大利判决”一出,天下哗然。但是绝大多数媒体都误读了这一判决。

一、理解这一判决所需要的地震预报基础知识

当今世界(包括我国)存在两个地震预报学术派别。一个采用地球物理方法研究地震,也做地震预测预报尝试,这是由地球物理科学家组成的主流地震预报学派。

目前,地球物理方法主要使用高精尖仪器监测那些有可能发生较大地震的危险区域,并通过一些地震活动规律,如发震概率、小震大震关系等等预测地震。但由于主流地震科学家们对地震活动规律还知之甚少,离准确预测地震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也许一百年、几百年也不一定。到目前为止,主流的地球物理学派还没有一例由其独立完成的地震短临预测预报的成功纪录(强地震后的余震预测预报除外)。这也就是主流科学家声称“地震不可预报”的根本原因。不过,地球物理方法对于地震的中长期预测却非常有效,这一领域是我国主流科学家的长项。(所谓长期,指10年、20 年;中期,1、2年;短期,主要指3个月以内;临震预测,指10天以内的预测。)

另一个是非地球物理方法地震预报学派。该学派的主要特点是,他们等不及主流地震预报的漫长成熟期,不愿意坐以待毙,希望眼下就能够为公众提供具有减灾作用的地震预测预报。于是,该学派的科学家采用了包括地球物理方法在内的、所有能够利用的方法进行地震预测预报尝试。(我国非主流地震预报学派诞生于1960年代中后期,发起人是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和地质部长李四光。)

在我国,这些非地球物理方法主要包括李四光的地震地质和地应力相结合的方法,以及观察地球物理、化学、生物、气象等一系列地震前兆异常变化的方法,后者主要包括地电、地磁、地温、地形变、次声波、地下水、微量元素(如氡)、气象和动物异常等等方法。

1970年代中前期,是我国两个地震预报学术派别的蜜月期。在这期间,两个学术派别合作的最高成就有两个。一个是成功预测并预报了1975年2月的“海城大地震”(7.3级),该震区有几百万人在得到预警后撤离了建筑物,震亡率仅0.16‰。另一个奇迹发生在距离唐山115公里的河北省青龙县,他们在1976年7月“唐山大地震”(7.8级)发生前两天,成功预测并发布了预警。在唐山震亡24万人的情况下,青龙县虽然房屋倒塌7300多间,但全县47万人无一震亡。

1976年“唐山大地震”漏报对我国地震界造成了巨大压力,这直接导致我国两个地震预报学派分道扬镳。主流的地球物理学派坚称“地震不可预报”,并开始排斥非主流学派;而非主流学派虽然被“边缘化”,但却一直坚持至今,并取得了一系列具有减灾实效的地震预测预报成绩。1990年代中后期,国家地震局系统取得了一系列具有减灾实效的地震预测预报成绩,这其中,地震短临预测预报的成功就有非主流地震预测方法及其专家们的功劳。(参见国家地震系统官方网站的文献资料[1]

客观地说,单个非主流地震预测方法的成功率都比较低,即使是基础理论扎实的“地震地质地应力预测方法”也只有33%(1990年代末由联合国相关项目认定)。其它方法的成功率往往更低。但是,若将众多非主流短临预测方法结合起来,再加上主流地球物理方法的中长期预测,其总体预测水平就会大幅度提升。这就是我国两大地震预报学派蜜月期能够取得杰出成就的根本原因。

二、意大利判决的背景——拉奎拉地震(6.3级)

2009年3月初,生活在意大利中部拉奎拉市的意大利地震学家詹保罗·朱利亚尼预测到拉奎拉附近即将发生一次强烈地震,他的主要依据是该地区前震异常(发生了一系列小地震)和氡气浓度异常(这是主流与非主流方法相结合)。他将自己的短临预测结果放在了网上。

此后,拉奎拉周边城市街头出现广播车辆,告诫居民撤离住所。这一情况引起拉奎拉市市长不满。随后,警方以“散布恐慌信息”为由对詹保罗·朱利亚尼展开调查,并迫使他删除了网上公布的地震短临预测信息。

3月31日,意大利地方地震当局(民防局)召集有关专家召开地震风险评估会议,随后召开新闻发布会“辟谣”并安抚民众。地震科学家告诉民众说,当地一系列小地震只是“常规震动”,请民众“要冷静,别担心”。地震专家在电视上表示,拉奎拉“没有危险”,并解释称,小震是“有利的,表明能量在持续释放”[2]。地方民防局一副局长也“曾在另外一个场合劝居民们安心回家享受意大利红酒,而不要担心大地震”[3]

不幸的是,不到6天,4月6日凌晨,拉奎拉市附近发生6.3级地震。该地震造成300多人震亡,约2000人受伤,8万人无家可归。这是意大利近30年来发生的最严重地震。当天上午,意大利总理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4]

大地震发生前一天,詹保罗•朱利亚尼再度仔细分析了他的4个氡气监测站的监测数据,他确信,24小时内将发生地震。在他的动员下,他的妻子以及两个女儿穿好衣服,将门窗全部打开,随时准备快速逃离。几个小时后,地面开始晃动,朱利亚尼一家迅速逃到了室外安全地带。[5]

三、意大利判决

“拉奎拉大地震”2年以后,2011年9月,震前“辟谣”的6名意大利科学家和1名政府官员被控“过失杀人”。地方法官解释说,他们在“拉奎拉大地震”前6天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向公众提供了“不精确、不完全,以及矛盾的信息”。[6]

该案件的审理持续了一年之久。意大利地方法院为该案件举行了30次听证会。审判期间,5000多名科学家致信意大利总统,对这场审判予以批驳,称“地震在目前是不可预测的”。[7]

然而,2012年10月22日,意大利地方法院仍然对上述7人作出判决:判处每人6年监禁,并处以780万欧元(870万美元)罚款(赔偿金)。法官称,被告对风险的评估“完全失职、不当、错误,并触犯了刑法”,因为该评估在相当大程度上导致29名遇难者选择留在原地、因而丧生。[8]

按照意大利法律,最终宣判前应至少有一次上诉,因此该判决还不是最终裁定。

四、意大利判决的真正意义

(1)意大利地方法院判处6名科学家和1名官员有罪的基本理由是,他们在“拉奎拉大地震”前几天,向公众提供了有问题的信息。

这个“有问题信息”的“问题”在哪里呢?

请看拉奎拉市“有问题信息”受害人的经历:

拉奎拉市参与诉讼的民事方代表,48岁的地震幸存者Vincenzo Vittorini在接受《自然》杂志采访时表示,拉奎拉地区地震频繁,当地人一般都在有震感时离家躲避。“拉奎拉大地震”发生前几小时,曾发生过一次3.9级地震。Vittorini称,政府和科学家此前一直声明近期不会有危险发生,且每个轻微地震都会削减发生大型地震的可能。于是,他说服自己的妻子和九岁的女儿留在家中。结果,几个小时后,6.3级大地震发生。Vittorini的妻子和女儿在强震中丧生,他自己被压在瓦砾下,6个多小时后才被解救出来。[9]

据媒体报道,在拉奎拉市,具有Vittorini相同遭遇的不在少数,相当一部分伤亡市民,就是听信了科学家和官员的“辟谣”说词,才留在家中,最后遇难受伤。

在审判期间,检方曾引述了证人吉多·菲欧拉万提的证词。他说:“如果换个场景,我的家人很有可能会选择逃离。可是,我的父亲告诉他们那些专家的言论。最终,他们选择留在原地。”证人的父亲在地震中死亡。[10] 检察官皮库迪指出,“就是他(地震科学家)的这句话(“我不认为有发生地震的可能性”)让很多人命丧黄泉”。[11]

(2)事实证明,意大利地震学家詹保罗·朱利亚尼在震前1个月作出的地震短临预测非常出色。

但是,政府地震当局面临两难选择:若认可这一预测,社会有可能会进一步陷入混乱;若要否定这一预测,就必须否认大地震将要发生,但这又将面临新的难题,若大地震最终没有发生,那就碰巧“蒙”对了,若大地震真的发生了,那他们就会成为罪人。(请注意,前面说过,主流地震科学家完全没有地震短临预测正确与否的判断力)

首先,作为社会管理者,地方政府当局不愿意看到社会进一步陷入混乱,哪怕是短暂的混乱,哪怕这短暂混乱或许能够救许多人的命。其次,从地震发生的概率来说,“蒙对”的概率远高于“大地震发生”的概率,于是,政府地震当局选择“辟谣”,“否定预测,也否认大地震将要发生”。

实际上,政府地震当局历来都选择“辟谣”,而且大多数都“蒙”对了。然而,这一次,“运气”不在意大利政府地震当局一边——他们“蒙”错了。

从本质上说,没有判断力的“蒙”就是“赌”,既然赌输了,就应该“愿赌服输”,除此之外的任何托词都显失风度。

(3)其实,意大利6名科学家和1名政府官员真正有罪的并不如媒体所误读的“没能准确预测地震”,或“未能及时提醒民众”。当然,更不是个别主流地震科学家强词夺理所说的“这是在审判科学”。因为,地球人都知道,所有的地震科学家、专家,包括所有的非主流地震科学家、专家,都不可能准确地预测地震。

意大利判决的真正意义在于,它破天荒地宣布,不负责任的“辟谣”有罪!

作为主流地震科学家,你没有地震短临预测能力,这是事实;你没有地震短临预测正确与否的判断力,这也是事实。面对你力所不及、完全未知的大地震,你可以闭嘴不说话,公众不会责怪你“没有准确预测地震”,因为这不是你的错。但是,你不能以你没有的能力去否定别人的短临预测,哪怕这个短临预测概率很低。

面对你无法判断的地震短临预测(3个月到10天),特别是临震预测(10天以内),你可以说“我不知道有没有地震”(这是事实),也可以说“那个地震学家正确预测的概率不是100%”(这也是事实),但是,你不能“辟谣”,不能毫无根据地断然否定人家的预测,更不能肯定地说那是“常规震动”、“别担心”、“没有大地震”。因为,这明显不负责任(你并不知道有没有大地震),明显会误导公众,哪怕这种误导的概率很低。

有媒体说“意大利判决”引起了科学界恐慌,这是危言耸听。因为真正恐慌的是那些曾经“辟谣”,“瞎蒙豪赌”并“误导公众”的地震科学家、专家和政府官员。

(4)长期以来,象意大利6名科学家和1名政府官员那样在大地震前“辟错谣”、蒙错、赌输了的地震科学家和政府官员并不是“个别”或“例外”,但是,他们从来不承担“辟错谣”、蒙错、赌输的责任。这一次不同了,碰上了“较真儿”的意大利法官和受害民众,无根据“辟谣”、瞎蒙豪赌的地震科学家和官员必须为他们“误导公众”承担责任,付出代价。

目前,“意大利判决”还需要意大利上诉法院的最终裁定。但是,不管上诉法院如何裁定,政府地震当局和地震科学家大地震前“辟谣”并“误导公众”的例行程序应该可以终结了,至少,它在相当一部分国家会“此路不通”。

这是社会进步,是真正尊重科学。

违心“辟谣”,那不是科学家该干的事情。

2012年11月1日

附录:

其实,政府地震当局面临的地震预报尴尬局面是由目前地震预报制度的固有缺陷所造成,欲知详情,请阅读我的书稿《我国目前地震预报尴尬局面的制度原因及其出路(二稿)》(目前已是六稿),网址:http://www.yayu.net.cn/w60dzyb/



[1]丁鉴海、刘杰、余素荣:《中国地震预报探索与实践》,2007年11月5日,中国地震信息网/地震专家/专家谈地震。

[2]FT社评:《地震预测失误不等于有罪》,FT中文网/社会与文化,2012年10月29日。

[3]记者崔筝:《未告知民众地震风险意科学家被指过失杀人》,财新网/世界频道/国际新闻,2011年9月20日。

[4]佚名:《意政府被批防震无力》,广州日报,2009年4月8日,A10版。

[5]记者杨孝文:《制氡气监测仪让他和妻儿逃过一劫》,原载《青年参考》,转引自:CNKI学术论坛/数学物理力学天地生/地球物理学,2010年4月16日。

[6]记者崔筝:《未告知民众地震风险意科学家被指过失杀人》,财新网/世界频道/国际新闻,2011年9月20日。

[7]央视综合:《意大利:地震前“辟谣”地震学家被控杀人》,视频中国/新闻资讯/国际新闻,2012年10月22日。

[8]安贾娜•阿胡贾:《地震专家被判刑令世界哗然》,徐天辰译,FT中文网/社会与文化,2012年11月1日。

[9]记者崔筝:《未告知民众地震风险意科学家被指过失杀人》,财新网/世界频道/国际新闻,2011年9月20日。

[10]佚名:《震前辟谣:大家尽管放心喝红酒》,《重庆晨报》,2012年10月24日第14版。

[11]央视综合:《意大利:地震前“辟谣”地震学家被控杀人》,视频中国/新闻资讯/国际新闻,2012年10月22日。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