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尚勇 > 人民日报“狗必成患”的关注方向走偏

人民日报“狗必成患”的关注方向走偏

作者:李尚勇

 

【导读】恕我直言,在“人口高位运行”、资源环境与人口紧张关系面临“险局”的情况下,任何加剧资源耗费和环境污染的主张,尤其是政策主张,都有可能最终演变为压倒我国资源环境这只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近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组“聚焦宠物狗”的文章[①],凤凰网将其解读为《人民日报:内地宠物狗从未像今天这样成为一个问题》[②]。不过,这里“聚焦”的“问题”是饲养宠物狗的管理问题。这可以从这组文章的标题窥见一斑,如《遛狗者,请栓好你的绳索》、《小区狗患何时休》、《养犬应该讲文明》、《责任感缺失 狗必成患》等等。(见图1

1 《人民日报》,20140729日,第20

其实,《责任感缺失 狗必成患》一文已经将我国“狗患”描述得比较清楚,“在我国,宠物狗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成为一个问题。近一二十年,在城市包括一些乡村,宠物狗的数量以惊人的速度无约束地增长着。我们这个有着近14亿人的国度,如今究竟有多少宠物狗,恐怕无人能说得清。但显而易见的是,无论在哪个城市的哪个小区,若想找一个没狗的地方,难!”[③]

不过,笔者认为“全民大养宠物狗”的真正问题并不是管理问题。没有公德、影响邻里关系、危及人身安全,以及影响社会的安宁与和谐,等等,都不是问题之根本。“全民大养宠物狗”的真正问题在于,管理层、管理者和国人都没有资源和环境意识,对我国资源环境与人口的紧张关系完全没有概念,甚至麻木不仁。人们完全没有意识到,在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资源早已严重透支,环境污染已经临近触发大规模环境危机的边缘,资源环境与人口的脆弱平衡早已打破,“可持续发展”已成“问题”。

笔者的《人口困局——中国能否承受人口之重》(中国经济出版社,20141月)一书全面论述了我国资源环境与人口的紧张关系,其数据令人震撼。

例如,在耕地资源方面,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提供的数据,“2010年,我国进口植物油与油籽折油量共计2035万吨,按目前国内大豆亩产236斤(出油率18%)的生产技术水平测算,相当于利用了国外9.6亿亩种植面积”[④],这与国内同期水稻与玉米种植面积之和相当。显然,我国18亿亩耕地养活14亿人口实在是勉为其难。

事实上,在“人口高位运行”(指总人口10亿以上)条件下,为了解决“吃饱”问题,几十年来,我国耕地总面积已经最大限度地扩展了。这其中,既有人们向荒山森林要地、向草地沙漠要粮的壮举,也有大自然疯狂报复,掠地毁田的凶狠。人进林退,人进草退,人进水退,人进湖退,人进海退;与此同时,水进人退,风进人退,沙进人退;而更加凶狠惨烈的是,凡是人类活动过的地方都象失血一样大量流失土壤,而人类赖以生存的土壤层正在以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速度变薄,人们对此几乎完全无可奈何。(《人口困局》第16页)

为了解决13.4亿人口“吃饱”的问题,我们只能大量使用化肥去提高产量,大量使用农药“虫口夺食”,大量使用动植物激素缩短动植物生长周期,以增加产出批次,大量使用抗生素以尽可能提高畜禽鱼虾的养殖密度,同时,也大量使用农膜掠夺土地肥力,提高高寒高海拔地区的粮食生产能力。换言之,为了使国人“吃饱”,我们不得不让13.4亿人口一起去大量“消费”化肥、农药、激素、抗生素和大量环境污染物毒素。这就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资源与人口现实!(《人口困局》提供的这些“消费”数据惊人。第27-54页)

面对为了“糊口”、“吃饱”,人们不得不与大自然惨烈争斗,不得不“消费”大量毒素,不得不大量进口农产品,而且,往后这一切都可能因为不可持续而成为“问题”的情况下,你真的认为,我们已经奢侈到了可以“全民大养宠物狗”,并因此而耗费大量宝贵食物资源的程度?

据说,我国的城市化率已经超过50%,这意味着,我国有城镇人口近7亿。假如,其中有1/71/10或者1/20的人口养宠物狗,那这些与人“争食”的宠物狗数量将达到0.35亿~1亿之多。

这些“狗”数众多的宠物狗,除了与14亿人口,尤其是2亿左右贫困人口“争食”外,还使我国的环境污染指数增高。

笔者曾在《中国环境形势有多严峻》(发表在《中国改革》杂志 2014年第4期)一文中介绍了《人口困局》一书关于我国严峻污染形势的评述。由于“人口高位运行”、农业供养14亿人口、30年粗放式经济增长、重化工业加速发展,以及严重污染由东部地区向中西部地区推进,我国环境接纳污染的后备容量已所剩无几。在我国东南18省市218万平方公里土地上,集中了10.2亿人口(占总人口的75.8%),人口密度466.7/平方公里,这是日本的1.4倍,人口压力指数是日本的11.2倍。(《人口困局》第5-7页)在这些地区,环境接纳污染的后备容量早已是负数。

例如,地面上增加、滞留的污染物终归是要“回报”人类的。近些年,每逢雨季,各地媒体频频报道,有鱼塘、水库、河流甚至近岸海域等“被人投毒”,造成大量死鱼,动辄几万、十几万斤,养殖户损失惨重。近几年,这类报道明显增多。问题是,那么多地方、那么大水域、那么多人在同一时间段集中“投毒杀鱼”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实际上,我们年轻的记者们,往往忽略了大地已经被严重污染这一基本事实。除了例外,那些所谓的“投毒杀鱼”事件大多发生在大雨、暴雨之后,大地污染才是罪魁祸首!雨水是帮凶!这是环境严重污染的危险信号。(见图2

2014726日,台风暴雨过后,厦门癸官湖湖上漂浮着无数死鱼。名奇/东方IC

14亿人口已使资源环境不堪的情况下,再增加0.35亿~1亿只宠物狗,必定使情况更糟糕。当然。这还不是加在我国资源环境这只负重累累“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是,由于管理层及其“智囊”学者们缺乏对我国资源环境与人口紧张关系这一最大最基本国情的基本认识,我国资源环境这只“骆驼”已经被迫背上了太多的水泥板和大小砖块。例如:

在全球第一人口大国,官方不去大力发展公共交通,却要大力发展轿车工业(曾经有22个省区市将汽车工业作为支柱产业[⑤]),并拼命鼓励而不是限止私家车,甚至还要为私人飞机开放空域,这让我国这只“骆驼”背上了一块沉重的水泥板。

由于全国安全饮用水高度稀缺(例如,若按19881999标准还原数据,2010年,在居住了80%总人口的七大流域,处理后也不能饮用的Ⅳ类以上严重污染水质河长占评价总河长的71.3%[⑥]),人们转而利用五花八门的净水器,而生产和使用这些净水器又让我国这只“骆驼”又背上了沉重的大砖头。

由于使用燃煤火电(全国燃煤火电比重高达79.2%[⑦],且主要集中于东南地区),再加上泛滥成灾的私家车,城市空气污染开始让人受不了,于是,管理层开始提倡“清洁能源”电动车。殊不知,所谓“清洁能源”,在严格意义上只是一个“伪概念”,因为它只是对使用者而言。目前各类电动车都利用铅酸蓄电池提供动力,而铅酸蓄电池的原料、生产、使用、维护、废弃处理都是高毒、高污染。这让我国这只可怜的“骆驼”又背上了一大块砖头。

20131月开始,笔者担心的“大规模环境危机”实际上已经以“严重雾霾突袭我国东南部广大地区”的方式初露峥嵘(其它如水、土壤、重金属污染危机也存在一触即发的可能性[⑧])。为了应对雾霾,人们开始安装“空气净化器”,殊不知,这也会进一步使严重雾霾形势恶化。因为,现有10.2亿人生活在我国东南18省市,即使其中仅有1/10的人口使用“空气净化器”,也需要大幅度增加增加物耗、能耗,这意味着煤炭消费进一步增加(我国目前煤炭消费比重超过70%[⑨]),意味着雾霾更加严重。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无疑,资源环境这只“骆驼”身上又多了一块砖头。

显然,我国资源环境这只“骆驼”已经负重累累,宠物狗,以及与宠物狗类似的那些关系全局的资源消耗和环境污染,都可能成为压倒我国这只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恕我直言,在“人口高位运行”、资源环境与人口紧张关系面临“险局”的情况下,任何加剧资源消耗和环境污染的主张,尤其是政策主张,都有可能最终演变为压倒我国资源环境这只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4731



[①] 《人民日报》,20140729日,第20版。

[③]赵蓓蓓:《责任感缺失 狗必成患》,《人民日报》,20140729日,第20版。

[④]程国强:《当前粮食供求形势与中长期趋势》,《改革内参•综合版》,2012年第18期。

[⑤] 《经济日报》1997421日。

[⑥]李尚勇: 《中国环境形势有多严峻》,《中国改革》,2014年第4期。

[⑦]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2012)》,中国统计出版社,2012年。

[⑧]李尚勇: 《中国环境形势有多严峻》,《中国改革》,2014年第4期。

[⑨]李尚勇: 《人口困局》,第62页。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