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作者  李尚勇

《纸货币的基本性质及未来货币》被财经网首页推荐

【说明】长篇学术论文《纸货币的基本性质及未来货币》过于专业,普通网友多看不懂或没兴趣,故将该文最后两节适合普通读者的部分内容摘选于此。专业人士可查看原文,全文网址:http://lishangyong.blog.caixin.com/archives/82577

  索马里的哈尔格萨市,钞票成捆摆地摊卖。该国当前的汇率大约是1美元兑换7000索马里先令。——这是本文的最好脚注。

四、纸货币的流通规律

(省略)……

前面说过,人们很难满足货币流通规律对货币供给的基本要求,而现实的暂时或局部货币短缺又迫使人们超量增发货币,更何况,人们还有意识地把通货膨胀作为解决某些经济问题的手段,例如有意实行通货膨胀政策以刺激经济增长,因此,通货膨胀事实上成了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

凡是以纸货币作为本位货币的国家,几乎没有不发生通货膨胀的,差别仅仅在于形式和程度不同。如今,世界各国的管制价格趋于减少,所以,通货膨胀有从隐蔽走向公开的趋势。

由此,我们看到纸货币的又一个性质,即它的币值不稳,而且呈下降趋势。

从本质上看,通货膨胀是对社会财富的剥夺和重新分配,它有利于货币发行者,但不利于原货币持有者,不利于民众。

在国家的宏观调控手段中,货币手段已经成为重要手段,它不仅在国内经济,而且在对外经济关系中,都发挥着重要作用,例如,通过超发货币刺激经济发展,通过外汇汇率调整影响国际收支平衡,通过为市场提供大量“流动性”度过经济金融危机,也通过(超发货币)货币贬值去“赖账”。

对世界金融史有深入研究的美国经济学家写到,“在全世界来看,早期政府赖账的主要方式是通过缩减(金或银)硬币的价值,要么混入较便宜金属,要么就是缩小硬币的尺寸,发行同样面额(但尺寸)更小的硬币。现代货币印制只不过是达到同样目的的、技术更先进、更有效率的方式。结果整个历史呈现出明显的通货膨胀倾向。不过从20世纪开始,通货膨胀冲得特别高。”[20]

从长期来看,纸货币的贬值速度相当惊人。例如,1973年,有含金量的美元最后一次贬值时宣布的黄金“官价”是42.22美元/盎司[21],而20138月,黄金价格突破1400美元/盎司[22],即40年后一美元所能够购买的黄金数量只有当初的3%

同样,1970年代初,笔者在成都市中心广场用0.1元人民币买到一个直径约10厘米的鲜肉包子,如今,同样份量和质量的包子在当地需要34元人民币。单位人民币能够购买的包子数量只有当初的2.5%3.3%

当然还有许多极端情况,例如,巴西、前苏联短期内通货膨胀率达到了2000%

因此,在世界范围内,动荡的纸货币本质上就是一个明里暗里“你抢我夺”的货币制度,而一个动荡的货币无论如何也不如稳定货币对社会经济有好处。

 

五、“实物本位制”设想

 

毫无疑问,“纸币本位制”奉行“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谁实力雄厚且拥有货币发行权,谁就是强者,国内和国际领域均如此。

但是,持续的通货膨胀最终总会引发经济“泡沫”,而“泡沫”破裂带来的往往是长期经济衰退。世界上已有不少国家为此吃尽苦头,日本是“泡沫”破裂后经济衰退时间最长的典型。超发货币(通货膨胀)刺激经济增长,摧生经济繁荣,同时也“吹”大经济“泡沫”,最后一幕总是“泡沫破裂,经济衰退”,谁也逃不掉。

与此同时,银行“杠杆”和“货币创造”会放大货币功能,而寄生于纸货币的所谓的“金融衍生工具”则能够将经济尤其是金融“泡沫”推至极致,从而极大地放大经济和金融灾难。最近的实例是,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23]

两位美国经济学家在研究了800多年66个国家和地区的金融危机史后总结说,“政府往经济中注入大量现金,表面看起来是在推动经济增长,而实际却是私营部门的借钱狂欢推高了房价和股价,超出了长期可持续水平。……债务催生的繁荣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以为政府决策英明,金融机构赢利能力超凡,人们的生活水平优越,但此类繁荣多结局悲惨”。[24]

 “金本位制”(尤其是“金币本位制”)和“银本位制”与弊端丛生的“纸币本位制”有本质不同。在金币或银币流通的情况下,金、银是一般等价物,它们会自动调整实际流通量,以便与流通需要量相适应。超过实际流通需要的金、银货币会自动退出流通,即自动被人们作为“价值”贮藏起来,从而避免了通货膨胀。[25]例如,从17171932年的200多年间,国际金价基本上都在20美元/盎司的水平上徘徊。[26]

因此,金本位制的常态是一般价格水平相对稳定,这对社会经济的平稳发展极为有利。由于货币金(银)是一般等价物,直接就是财富本身,所以过度融资会受到限制,其结果是,虽然没有特别繁荣的经济,但经济萧条也会受到有效遏制。历史上一些有限的“泡沫”案例(例如欧洲早期的三大经济泡沫,郁金香泡沫、密西西比公司泡沫和南海泡沫)亦属于“非常态”,且往往涉嫌阴谋和恶意投机。由于各国货币都有含金量,而且货币发行都有金银储备,即有真实的金银存在,于是,各国货币间的差异消失了,其币值通过金银得到统一,这明显有利于国际间劳动力流动和自由贸易。在这种情况下,仅仅依靠一意孤行或者一国垄断,而过度融资或过激调整利率的行为最终都是无法实现的[27]

鉴于金本位制对于社会经济平稳发展的积极作用,自“一战”结束以来,一直有人主张在世界范围内恢复金本位制,例如,“一战”后许多国家希望恢复“金币本位制”以恢复贸易秩序,但是,黄金储备失衡的现实威胁最终一再使人们的这一愿望落空。

不过,根据本文二、三节货币理论,我们完全可以找到黄金的替代物,找到解决问题的最终方案,这就是“实物本位制”。

既然在金本位制条件下,人们可以利用标明含金量的纸币流通,并以金银作为货币发行储备以备兑现,那么,我们也可以利用代表价值量的纸币流通,并以包括金银在内的一系列实物价值作为货币发行储备。由于各国实物价值充足,所以便彻底解决了“黄金产量存量相对于社会经济增长来说太过有限”的问题。

容易知道,“实物本位制”可以取代“纸币本位制”,恢复货币“一般等价物”的功能。这种货币不仅能够充当价值尺度、流通手段和支付手段职能,而且具有能够保值的贮藏手段职能,这意味着它能够自动调节实际流通量,以便与货币流通需要量相适应。之所以能够如此,是因为人们可以维持它的币值稳定,并赋予它直接同一切商品等值交换的能力。

“实物本位制”的大致设想如下:

1)一国货币发行以其(央行或发行银行)拥有的一系列实物价值组合为基础,这些实物可以是金银等贵金属,也可以是国际上公认且能够为各国普遍接受的贵金属以外的其它有价值的实物,包括有色金属、矿产品、甚至农产品、工业品等等。只要货币发行者愿意在国内和国际上兑现(出让)这些实物储备,它们都可以作为货币发行的储备和保障,并执行货币兑现的功能。

2)一旦规定了某种单位货币的价值量(即归算的单位货币购买力),货币当局就有义务维持其币值稳定。当作为货币基础的实物价格发生变动以后,货币当局就要及时增减货币供应量或者增减实物储备数量,以维持其单位币值不变。在如今海量天量计算能力的条件下,通过精心设计的计算机软件,实现上述货币币值管理的自动化完全不成问题。

3)由各国协商成立“国际实物价值核准机构”,根据国际市场实物价格的变动情况,及时修正调整国际实物价值标准,以便各国稳定自己的货币币值。

“实物本位制”及其未来的实物货币的最大优点有二,一是实物储备充足,不会出现“储备失衡”的情况,除非该国政府趋于破产。二是币值稳定,各国货币的实物价值(它体现为实物货币的购买力)趋于统一,国际汇兑关系也将随之趋于规范和稳定。

然而,由于如今货币发行者事实上已经成为“纸币本位制”的既得利益者,所以,在既有利益格局下,“纸币本位制”再弊端丛生,也不可能被废除。因此,只有在人类遭受下一次经济金融大灾难、并需要重新洗牌之后,“实物本位制”才有可能提上议事日程。

笔者认为,这一“契机”一定会出现。

 

201436

——————————

[20](美)卡门M·莱因哈特、肯尼斯S·罗格夫著:《这次不一样——八百年金融危机史》(前言),綦相、刘晓锋、刘丽娜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01311月,第Ⅷ页。

[21]该书编写组:《世界经济》(第3册),人民出版社,198112月,第334页。

[22]和讯网:黄金美元(XAUUSD/外汇行情,网址:http://quote.forex.hexun.com/XAUUSD.shtml

[23]20083-9月,贝尔斯登(美国华尔街第五大投资银行)、房利美和房地美(美国房地产抵押贷款巨头)、雷曼兄弟(投资银行巨头)、美国国际集团AIG(全球最大的保险公司),这些曾经实力雄厚、风光无限的华尔街巨人竟然接二连三的倒下,令人瞠目结舌。

[24](美)卡门M·莱因哈特、肯尼斯S·罗格夫著:《这次不一样——八百年金融危机史》(前言),綦相、刘晓锋、刘丽娜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01311月,第Ⅶ页。

[25]人们将金、银留在手中,而不去购买商品,就是将金、银作为贮藏手段。因金、银可以“保值”,所以,人们会“自动”这样做。不过,若有大量廉价白银加入流通,也会造成类似通货膨胀的现象,例如,白银生产率大幅提高产量大增,或者大量廉价白银流入国内(如西班牙人在墨西哥和秘鲁发现大量白银,并从1540年代开始大量运往欧洲)。但这本质上是白银价值调整,即廉价白银与存量白银的价值通过一个市场过程趋于统一,最终结果是白银价值下调,并表现为“通货膨胀”,白银贬值。

[26](日)岩本沙弓:《别上美元的当——以日本金融战败为鉴》,广东经济出版社,20117月,第177页。

[27](日)岩本沙弓:《别上美元的当——以日本金融战败为鉴》,广东经济出版社,20117月,第95页。 

 

话题:



0

推荐

李尚勇

李尚勇

221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现实制度问题研究学者、《人口困局》和《大地震临震预报的曙光》作者。 近些年以经济类现实制度问题为主要研究方向,有10多篇研究报告发表在各类高层“内参”,数十篇学术论文发表在《农业经济问题》、《中国改革》等学术期刊和专业报纸。中国改革网、光明网和中国改革论坛网(曾)为作者辟有个人专栏,财新网和财经网特邀作者开博。 作者拟出版“制度困局三部曲”,已出版《人口困局——中国能否承受人口之重》(中国经济出版社2014年1月)和《大地震临震预报的曙光:求解地震预报的制度困局》(东方出版社2018年7月)。《求解三农困局》(待出版)。 邮箱:lsyongs@163.com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