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尚勇 > 放弃人口控制的“基础理论”错在哪里?

放弃人口控制的“基础理论”错在哪里?

《人口困局》作者  李尚勇

 

【导读】本文(本书)证伪的逻辑是:如果能够证明人口民粹主义的“基础理论”不成立,那么,它在此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伪人口理论体系”便坍塌了,其它引申出来的奇谈怪论自然不屑一一驳斥。这正如,我们不需要去找出某台设计复杂的永动机的所有“猫腻”,只需要确认它是永动机即可。

 

说明:因为考虑到有部分网友是第一次阅读我的文章,所以需要介绍一些基本概念和背景知识,但这样一来,有些内容与之前的文章便有些重复,这只能请网友原谅。若你已经读过相关内容,请跳过它们,直接读后面的内容。

(一)

《大国空巢》是“放松、放弃人口控制”错误思潮的最早倡导者,是人口民粹主义思潮的始作俑者。

民粹是一种平民不满现状的意识形态;民粹的主要特质就是平民对政府的怨怼。

民粹主义(populism,又译为平民主义)是指平民论者利用平民不满现状的意见或不满情绪形成自己的社会(政治经济)主张。

人口民粹主义杜撰伪人口理论,并利用部分民众对计划生育的不满情绪,向政府施压,企图影响政府的人口政策,迫使政府放松继而最终放弃控制人口的基本国策。

《大国空巢》和《中国人太多了吗?》是人口民粹主义的代表作,他们的口号是:“中国人不是生得太多,而是生得太少了。中国人可以多生!需要多生!”

《大国空巢》的人口理论有两个基础,一个是“资源无限”,另一个是“生育意愿降低”,前者是他的“立足点”,后者是他的“基础理论”。

人口民粹主义者都是“资源无限论者”,其论证问题的基本手法更多地表现为“想当然”。

例如,《大国空巢》认为,“人口增加,对现有的资源消耗只是‘加法’地增加;但更重要的却是使目前的‘非资源’变为新的资源,这种新资源的增加却是‘乘法’地增加的”;“太阳每天提供地球大量能源,地球怎么可能缺能源?地球上水面积比陆地面积还多,怎么会缺水?”;若将高山变为平地就可以将“西藏水调去(新疆)塔里木沙漠”,并“形成水气”,“西北将(因此而)成为中国重要的经济中心”。

本来,目前的农业技术只能利用全球绿色植物1%的净生产能力,所以目前地球最多只能养活80亿人口。但该作者却毫无根据地预言说,未来遗传学的突破“完全可以提高一个百分点的可利用植物比例,意味着可以养活另外80亿人口”。他甚至断言,“即便中国人口真的达到15亿、甚至20多亿,粮食也不是问题”。

《大国空巢》的“资源无限论”建立在上述“未来可能出现的高科技”基础上,而“未来高科技”需要开发“人脑”这一“终极资源”,因此,保持大量人口是“开发人脑”的必要条件,所以需要鼓励生育长期维持人口增长。

该书作者认为,“人脑是终极资源,只要科学技术在进步,自然资源永不会枯竭。环境、气候、资源问题的最终解决,在于开发‘人脑’这一‘终极资源’,而不是减少人口”,“人口减少意味着开源的智力减少”。

他认为,“看来已经穷尽的资源,实际还具有无限的潜能。偌大一个地球,我们也还只是在皮毛上循环地用了一点陆地资源”;“就可预计的技术条件而言,地球养活数百亿人口没有问题”。

显然,“资源无限论”缺乏现实基础,这种“乐观主义”对于解决现实和眼前的资源环境问题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三体”时代的核聚变发动机固然令人神往,但现实是大面积严重雾霾笼罩了中东部大部分地区)。现实的资源非常稀缺,并且已经“稀缺”到需要用战争去维持的程度;环境容量非常有限,并且已经“有限”到容不下高级生命的地步。(《人口困局》对此有详细论述,本文不再赘述)

当然,以“资源无限论”为基础的所有人口政策主张,最后都落入了“伪人口理论”的陷阱。

(二)

《大国空巢》的作者易富贤(妇产科专家)运用他的医学专业思维搭建了他的人口“基础理论”。据他自己说,他是利用联合国公布的世界各国人类发展指数(HDI)和总和生育率(TFR)数据,为各国人口迷雾做“透视”。具体说就是,他比较了联合国2005年公布的各国HDI与TFR的数据,发现“HDI越高,TFR越低,二者直线负相关”。他据此绘制了“HDI-TFR关系图”。(见下图)

易医生使用的是统计学“简单直线回归”分析方法,即利用过去的一些数据,以“最小二乘法”导出一个直线回归方程,再利用该方程预测或推算未知区域的情况。

在严肃认真的研究态度下,对于呈现线性相关的观察点,直线回归分析是一个简单有效的分析工具。然而,它常常被急功近利者所滥用。

易医生的《大国空巢》应该可以作为滥用直线回归分析的典型而载入统计学教案。(《人口困局》第222页)

 

然而,易氏人口理论的这一基础是一片沙滩:

 

 

 

详细论证见《人口困局》第225-231页:

2013年,随着人口民粹主义泛滥,《大国空巢》在大陆出了简体版。

新版《大国空巢》除沿用上述人口“基础理论”外,又补充了“人均GDP与生育率关系”、“妇女受教育程度与生育率关系”、“性别不平等指数与生育率关系”、“避孕率与生育率关系”和“城市化水平与生育率关系”等5个指标用于“诊断”生育率。

但是,这些“诊断”指标的共同特征是:它们那些“观察点”的分布范围比“HDI-TFR关系”更宽,相关系数更低(后3个分别为0.764、-0.781和-0.565)、更不可靠,更不可能从中准确推算出“中国不实行计划生育的总和生育率TFR”。(见后面“幻灯片21”之“图11-4”)

(三)

人口民粹主义的另一部代表作是《中国人太多了吗?》。这本书有两个特点,第一,大肆鼓吹完全放弃人口控制、鼓励生育;第二,该书的理论“基础”更加薄弱,杜撰的“人口规律”也更粗糙、更缺乏严密论证。

笔者对其证伪的逻辑是,若证明了它的理论“基础”是荒谬的,那它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所有观点、主张就都是荒谬的。(证伪见下图)

 

(四)

下面是人口民粹主义典型的错误观点:

 

 

(五)

当初(1970年代初),中国计划生育决策的基本依据是,资源与人口关系紧张,这表现为人口增长对资源和社会经济的巨大压力。

30、40年后的今天,不仅资源与人口的紧张关系没有缓解,而且还增加了环境与人口的紧张关系。

为了应对资源环境与人口的紧张关系,我们只能选择大幅度降低食品质量和安全性以喂饱13亿、14亿人口,尽管如此,中国的资源、环境形势还是难以承受,并已经不堪,局部危机频现(眼下,中东部大面积严重雾霾,北方地区大范围严重缺水,全国范围内严重水污染,局部地区随时可能爆发大规模水污染危机)。

结论便是:当初制定的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不容否定,今天继续实行控制总人口的基本国策更加毋庸置疑。

目前,中国人口增长来到了“三岔路口”,需要正确的人口决策:

 

 笔者对国家人口政策的总的建议是:

控制总人口的基本国策不能动摇,计划生育政策不能放松,但控制总人口的具体做法可以更加人性化。过去计划生育的一些过激、极端做法应该坚决停止,利用计划生育“寻租”腐败的恶劣行径必须严加打击。

当前,最重要的问题是,弄清国民(尤其是低收入人群)真实的生育率情况,确保中国人口增长趋势在联合国中生育率方案范围内,确保最近10年内人口增长出现真正向下的拐点(而不是假拐点),从而实现中国人口高位运行“软着陆”。

2016年12月31日

 

友情提示:该系列文章的下一篇是《人口高位运行“软着陆”与“硬着陆”》

 

延伸阅读:

《李尚勇:根治雾霾的两个根本办法》

《为什么“多生孩子以改善人口结构”是错误的?》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