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尚勇 > 这是典型的集体无意识、集体无理性

这是典型的集体无意识、集体无理性

【导读】考虑到问题事实上已经很严重了,那么,如果一直听之任之,主流社会就不仅是集体无意识,而且是集体无理性;所有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也都因为没有尽职尽责而难辞其咎。

(一)

一年一度的春节又让国人遭遇了极大的尴尬。

2017年除夕,举国上下同庆新春,14亿国人燃放烟花爆竹,搞得全国山河雾霾一片片。

国家环保部的数据显示:

除夕至初一,受烟花爆竹燃放影响,在全国已有空气质量监测的338个城市中有部分城市出现重度以上污染。其中,259个城市(占77%)出现不同程度的污染情况,124个城市(37%)为重度及以上污染;后者主要位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中部地区、西部地区、华南等地区。

北京市除夕夜21时开始持续达到重度及以上污染级别,小时AQI在1-5时达到最高值500。其中28日2时PM2.5小时浓度达到峰值647微克/立方米(农展馆的PM2.5小时浓度达到835微克/立方米)。(见下图)(国家环保部:《2017年除夕至初一全国城市空气质量状况》,国家环保部官网,2017年1月28日)

国家环保部公布

北京除夕初一0∶45时    来自蔚蓝地图

 

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除夕初一0∶47时    来自蔚蓝地图

 

四川盆地除夕初一0∶51时    来自蔚蓝地图

 

(二)

目前,在中国中东部18省市生活着10.2亿人,人口密度466.7人/平方公里(超过日本和印度)。若用“人口压力指数”(即把“人口密度”看成人口压力单位,再乘以总人口”)去描述一国(或地区)总人口对资源环境的压力,那么,中国中东部18省市的“人口压力指数”在全球拟排第1位。(见下图)

 

笔者《人口困局》的数据显示:在“人口高位运行”(指10亿以上人口)条件下,中国已经形成全国城乡范围内的大气、水体和地面的立体、全面污染局面;绝大多数国人已经丧失了“蔚蓝的天空、洁净的空气”;有2/3国人失去了“洁净、健康的饮用水”(李尚勇:《水污染才是中华民族的心腹大患》,见图7-4);更重要的是,日益严峻的环境污染已经临近触发大范围环境危机的边缘。大面积、长时间的严重雾霾,正是这种现实危险性的最初、最突出的表现。

 

然而,有14亿人口的国度,照样年年集体、集中、大规模燃放烟花爆竹!

国人对此集体无意识;主流社会对此集体无意识;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地方人大代表、地方政协委员,尤其是那些空气经常出现严重污染的地方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集体无意识。

也许,他们都相信来一阵大风就能够把眼前的雾霾吹走。笔者始终不大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相信这类虚假的现实?甚至中央气象台也发预报,××风有利于雾霾扩散。

雾霾真的能吹走吗?它们真的走了,去了别人的空域了吗?

其实,雾霾并没有走远,除了随降水滴落地面的那部分以外,其余的都还在大气层,而且,大部分雾霾甚至都没有离开中国。它们会时不时来“骚扰”你,并且,随着雾霾在整个大气中的累积,雾霾“骚扰”会越来越频繁。这种累积效应,就是这些年雾霾越来越严重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不,有人在中国空域拍下了高空令人震撼的雾霾景象:

 

其实,早在2005年12月,笔者就在高空拍摄到了类似的景象(笔者当年纳闷,这高空云层怎么不是白色的?):

(三)

事实上,雾霾一直在人间,只是人们没有意识到而已。当然,过去的雾霾也没有今天严重,没有今天这样毒。

1990年代初,笔者在成都读研究生,学校在城乡结合部(现在的二环外),校园外不远处便是农田、清水河,空气尚好,但每次进城一趟回来,都会发现鼻孔里全是黑的;而早在1980年代,成都大白天偶尔会突然“黑”下来,必须开灯才能上课。

笔者有几位年老亲戚住在成都市内,前些年实际上都死于因为严重雾霾所导致的呼吸系统疾病。但因为历史原因,中国的雾霾类病患者和亡者总是“不明不白”。

与此相反,英国人就将雾霾、疾病和死亡的关系弄得明明白白。据他们的史料记载,1952年的伦敦严重雾霾持续了4天,伦敦死亡人数达4000人;此后两个月内,又有近8000人死于呼吸系统疾病。

有资料显示,中国目前的雾霾比当年伦敦雾霾来源更广泛、成分更复杂,因而更具毒性。(科技新报:《一天平均有4000中国人因空气污染致死》,转引自网易新闻,201年8月14日;李尚勇:《细菌耐药性形势急转直下的对策》,财新网,2016年11月27日)但为了社会的“和谐稳定”,有关当局既没有统计、也没有公布雾霾类病患者和亡者数量。这当然可以理解。

然而,不统计不公布不等于没有,更不能假装没有这个事情。

例如,PM2.5会提高心血管疾病、中风、肺癌、哮喘的患病率;严重雾霾会加重呼吸系统病患者的病情,甚至造成死亡。儿童和老人是雾霾天气最大的受害人群。每当雾霾来袭,医院呼吸门诊爆满,就是这种情况的客观指标之一。

区区一个伦敦、仅仅4天雾霾,就有1.2万人死于呼吸系统疾病。在中国,每年除夕初一燃放烟花爆竹事实上加重了数百万平方公里空域的雾霾浓度并使之持续更长时间,这涉及到10亿以上人口,算起来,可能会有多少人受害呢?

燃放烟花爆竹的习俗来自古代,那时侯中国人口远远在2、3亿人以下,在良好环境条件下,燃放烟花爆竹的烟雾很快就被大自然消化了;但如今,人口近14亿,并且环境已经“弄”坏,燃放烟花爆竹注定会使饱受严重雾霾伤害的庞大人群雪上加霜。因此,今天的中国大地早已丧失了燃放烟花爆竹的“资格”。如果非要保留这个陋习,那只能造成更多的雾霾类病患者和亡者。

(聪明的中国人就找不到其它欢庆春节的办法了吗?)

考虑到问题事实上已经很严重了,那么,如果一直听之任之,主流社会就不仅是集体无意识,而且是集体无理性;所有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也都因为没有尽职尽责而难辞其咎

 

2017年1月28日(初一)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