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尚勇 > 中国人口控制政策可以废止吗?

中国人口控制政策可以废止吗?

中国大困局(专题)系列文章(1-4):

《人口困局》作者  李尚勇

 

【导读】中国的现实危险不在于制造廉价劳动力“吃”人口红利本身,而是这种贪欲会造成人口进一步过度膨胀,进而引发资源环境的严重危机。

 

事实上,主张“放弃人口控制、鼓励生育”的那些人,已经在为废止计划生育基本国策造舆论,甚至有人对如何异化“计划生育”这个名词,都已经有了几套方案。

一切都在按计划推进。

有网友将其戏称为“反计生战役三阶段”:第一战——舆论战,大捷。第二战——逼政府放弃一胎制,大捷!第三战——诱使国家把财力用于制造低素质人口(廉价劳动力),能否取胜还有待观察

其实,中国的现实危险不在于制造廉价劳动力“吃”人口红利本身,而是这种贪欲会造成人口进一步过度膨胀,进而引发资源环境崩溃。

2007年前后,中国主流人口专家的人口方案是,继续实行计划生育人口政策,仅作些许微调,将妇女总和生育率保持在1.77~1.85,到2030年,全国总人口达到峰值14.65亿,其后20年下降到14.02亿,2100年下降到10亿左右。 [1] 该方案接近联合国《世界人口前景(2008修订)》的“中生育率方案”,即妇女总和生育率在1.77~1.85,中国总人口到2030年达到峰值14.62亿,2050年下降到14.17亿。 [2]

联合国有关部门(经济和社会事务部人口司)多年以来一直对世界各国人口增长趋势作跟踪预测。它根据“妇女总和生育率”指标(Total fertility,即一国一定时期内平均每个妇女一生所生育的孩子数量,单位:children per woman,即儿童∕妇女),将各国人口增长趋势分为高生育率(High variant)、中生育率(Medium variant)、低生育率(Low variant)和不变生育率(Constant-fertility variant)等四种趋势或方案,并提供各个方案的具体预测数据。这些数据放在该机构对外公开的数据库中。[3] 最近这几次的数据更新分别为“2008修订”、“2010修订”和“2015修订”,前者预测到2050年,其后两次修订预测到2100年。

同一时期,官方的人口目标略高于人口专家的预期。

当时,官方关于人口与资源环境关系的基本判断是,“人口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之间的关系总体上仍然处于紧张状态,带来多方面的严峻挑战”,“人口与资源、环境的矛盾越来越突出” [4] 。官方人口“十一五”规划(2006—2010)的人口总量目标是,到2010年“控制在13.6亿人以内”,2020年,“控制在14.5亿人左右” [5]

该人口方案部分接近联合国《世界人口前景(2008修订)》的“高生育率方案”,即到2020年中国总人口达到14.64亿。 [6]

5年后,官方人口“十二五”规划(2011—2015)的人口总量目标是,“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稳定低生育水平”,到2015年,“全国总人口控制在13.9亿人以内” [7] 。这与联合国《世界人口前景(2010修订)》“高方案”相接近,即2010—2040年妇女总和生育率为1.64→2.18,到2015年全国总人口达到13.82亿人。 [8]

可见,这两个五年人口规划都倾向于联合国2008版或2010版的“高方案”,这一方面表明主流人口学家受人口民粹主义思潮影响很大;另一方面,也表明国家管理层对“放松人口控制”思潮有所迁就,国家总人口控制力度有所减弱。

这是一种危险的倾向。

其实,中国生育政策早已陆续有了一些调整和松动,到2012年,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五种类型:“一孩政策”,覆盖全国除西藏以外的全部城镇居民和6省市(4个直辖市和江苏、四川)农村居民,其人口约占全国总人口的35.9%;“一孩半政策”,指第一个孩子为女孩的农村夫妇,可以生二胎,这覆盖19个省区、52.9%的人口;“二孩政策”,覆盖5省区(新疆、宁夏、青海、云南、海南)农村居民,约9.6%的人口;“三孩政策”,覆盖全国少数民族农牧民,约1.6%的人口;西藏实行特殊政策,即城镇居民可以生育两个孩子,农牧民不作生育限制。

此外,随着生育政策的微调,全国所有省区市都已经实行“双独二胎”政策(即夫妇双方均为独生子女可以生育两个孩子),有7省市在农村放开“单独二胎”政策(即夫妇一方为独生子女即可生育两个孩子)。 [9]

在上述背景下,2013年11月,官方出台了“全面放开单独二胎”的政策;不到2年,2015年10月,官方再次出台“全面放开二孩”的政策。更重要的是,2016年12月出台的《人口规划》,首次(40多年来第一次)将人口发展目标表述为“达到……”,而不是“控制在……”。

显然,中国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开始动摇,其人口政策开始转向,中国社会距离废止人口控制政策、“放弃人口控制、鼓励生育”仅有一步之遥,而此时,中国总人口已经接近14亿,中国人口对资源环境的压力世界之最。

2016年《人口规划》的人口目标是“2020年达到14.2亿人左右,2030年达到14.5亿人左右” [10] 。这与联合国《世界人口前景(2015修订)》的“高生育率方案”数据接近。在联合国“高方案”中,2020、2030年中国总人口分别是14.15亿、14.61亿人。(见图1-7)

资料来源:《世界人口前景(2015修订)》(File POP/1-1),联合国经社部人口司,2015年7月。

事实上,中国人口增长趋势已经来到了“三岔路口”,面临变数。

根据联合国《世界人口前景(2015修订)》预测(见图1-7),在2015、2020、2030年,若妇女总和生育率控制在1.34→1.23→1.18(低生育率方案),中国总人口峰值(13.91亿)将出现在2022年前后,并于2100年降至6.13亿;若采用“中方案”(1.59→1.63→1.68),总人口峰值(14.16亿)将出现在2028年前后,并于2100年降至10.04亿;若放松总人口控制,采用“高方案”(1.84→2.03→2.18),那么,中国总人口将在2050年前后达到一个“假峰值”(14.86亿),并经由2070年的“高位谷值”(14.72亿)后,迅速爬升至2100年的15.55亿。 [11]

由于不变生育率方案数据与中方案数据相近,故本书不再专论不变生育率方案数据的影响。

2011年5月,联合国人口专家首次披露了当代人口增长的一个重要规律,即“人口生育率的细微变化可能造成世界人口总数的显著差异” [12] 。其实,解读这一规律的原理非常简单,这就是,在总和生育率不变的情况下,人口基数越大,人口增量就越多。例如,在图1-6中,中、印两国总和生育率在1975—2010年仅仅平均相差1.42,但(模拟)总人口却相差4.72亿人。

显然,这一规律在中国后果更为严重。对于庞大的14亿人口来说,即使总和生育率“细微”增加,其“人口增量”也惊天动地。由于中国人口基数太大,即使“稍微放松”人口控制,中国未来的人口趋势也会变得异常严峻,更遑论“放松进而放弃人口控制”。

在联合国上述中、高两个方案中,总和生育率仅仅相差了0.25→0.4→0.5个孩子,但二者的后果、性质却完全不一样。“中方案”在2028年前后出现了人口增长下行的拐点,这意味着,中国人口增长在21世纪可以实现“软着陆” [13] ,从而结束“人口高位运行”的严峻局面。而“高方案”,正所谓“稍微放松人口控制”,其总和生育率仅仅比“中方案”增加了不到0.5个孩子,便使得中国人口趋势在整个21世纪都没有真正向下的拐点。并且,“高方案”将在2018年突破14亿人口大关,进入“人口超高位运行”,并将持续100年以上。这意味着,中国几十年控制总人口的成效将化为乌有,人们曾经的努力和遭受的痛苦也都白白“浪费”了。

据主流人口专家推算,2010年以来,中国总和生育率大体在1.6左右。2016年《人口规划》的总和生育率在2016、2020、2030年分别为1.6、1.8、1.8 [14] 。这一数据位于联合国中、高方案之间。

与此同时,相当一部分主流人口学家开始主张放弃人口控制:由中国社科院人口所主编的2017年《人口与劳动绿皮书》指出,“全面二孩”并不是生育政策调整的终点;为避免落入“低生育率陷阱”,中国未来可能需要进一步放宽生育限制,甚至取消生育限制。 [15]

按照这种“放弃人口控制、鼓励生育”的思路,中国人口增长趋势将走向联合国“高方案”,这意味着,巨大的人口压力可能持续百年以上,这将导致中国资源和环境崩溃,中华文明将面临严峻的生存危机。

本(专题)系列文章将深入讨论这种现实危险性。

  

——————————

《中国大困局(专题)系列文章(0-1):引言和说明》

中国大困局(专题)系列文章第1单元:

《从中国人口政策演变史中找答案》

◎《建国前20年人口过度膨胀的制度原因》

《中国人口压力世界之最》

《中国计划生育的功过是非》

◎《中国人口控制政策可以废止吗?》

 



[1] 田雪原等:《21世纪中国人口发展战略研究》,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7年12月。

[2] 联合国经社部人口司:《世界人口前景(2008修订)》,(英文),联合国网站/在线数据库。(该版本数据库网页现已关闭)

[3] 联合国经社部人口司:《世界人口前景(2010修订)》。

[4] 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研究课题组:《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研究报告》,中国政府网/政务要闻/部门信息中国2007年1月11日,网址:http://www.gov.cn/gzdt/2007-01/11/content_493677.htm。

[5] 中国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人口发展“十一五”和2020年规划的通知》,国办发〔2006〕107号,2006年12月29日。

[6] 联合国经社部人口司:《世界人口前景(2008修订)》。

[7] 中国国务院:《国家人口发展“十二五”规划》,国发〔2011〕39号,2011年11月23日。

[8] 联合国经社部人口司:《世界人口前景(2010修订)》(英文),联合国网站/在线数据库,网址:http://esa.un.org/unpd/wpp/index.htm。

[9] 该书课题组:《中国发展报告2011/12:人口形势的变化和人口政策的调整》,中国发展出版社,2012年10月,第50、51页。

[10] 中国国务院:《关于印发国家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的通知》,国发〔2016〕87号,2016年12月30日。

[11] 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人口司:《世界人口前景(2015修订)》(英文),联合国网站/在线数据库,网址:https://esa.un.org/unpd/wpp/Download/Standard/Population/。

[12] 联合国:《联合国发布修订版〈世界人口展望〉报告》,联合国网站/联合国人口议题/新闻报道,2011年5月3日,网址:http://www.un.org/zh/development/population/newsdetails.asp?newsID=15517。

[13] 在联合国“低方案”情况下,由于人口下降速度过快,会出现老龄化形势恶化、老年人口抚养比偏高且威胁到社会稳定的情况。据此,笔者将类似联合国“低生育方案”将总人口降低到10亿人以下,从而结束“人口高位运行”的情况定义为“硬着陆”。与此相对,笔者将类似联合国“中方案”、社会能够承受老年人口抚养比、总人口能够平稳降低到10亿人以下的情况定义为“人口高位运行”软着陆。参见笔者的《人口困局——中国能否承受人口之重》第280、281页(中国经济出版社2014年1月)。

[14] 中国国务院:《关于印发国家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的通知》,国发〔2016〕87号,2016年12月30日。

[15] 蔡昉等人主编:《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No.17》,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10月。

推荐 3